三花

【阴阳师】【男神x你】有关于生活这件小事 [第一弹]

牧星者:

注意:
1.这是阴阳师手游乙女向同人,cp为角色x你。
2.本篇为@しゆてんどうじのあいじん 的点梗。
3.现代paro,内含晴明博雅及一部分SSR,其余角色将放置于第二弹。
4.渣文笔与ooc并存的可怕世界。
5.更文太慢,我的错,下跪.jpg







●安倍晴明的场合 - 陪你学习

你并不喜欢在学习时身边有人,尤其是那种想要展现自己男友力的家伙。

在你看来,那种会“揉揉女友的头告诉她‘身体重要学习第二所以我们去休息/玩吧’”的男友简直就是在瞎瘠薄捣乱——老子明天就要考试了你叫我和你去玩儿?!一拳送你去地府。

好在坚持要陪你学习的晴明从来都只是坐在你两米开外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看书,存在感低得像空气,你也就接受了他的存在。

复习是很枯燥的,以至于你在过了平时睡觉的时间后也只是撑了半个小时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朦朦胧胧地,好像有人把你抱到了床上,还给你盖上了被子,然后额头上被柔软湿润的东西轻轻碰了碰。

“晚安,好梦。”

第二天你在书本里看到了一张纸,字迹干净规整,是一份知识点汇总。以你昨天最后看到的地方为分界点,以前的简略些,以后的详细些。

你将纸举起来,视线落在纸角的小小的“考试顺利”上。

考试结束后,要不要出去约会庆祝一下呢?



●源博雅的场合 - 和你的体育课

体育课上,两个班级的男生为了争夺篮球场的使用权而展开了一场比赛。

明明是男生之间的争斗,却毫不意外地牵扯到了同班的女生。

“因为对于男生来说,争夺女生的欢呼也是很重要的呀。”

硬把你拉过来的女生一本正经地给你做着解说:“要么打球厉害,要么长得帅,就是这种简单的事情。”

不等你作出回应,身边的女生们就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和尖叫,你转头一看,是同班的男生进球了,正在为领先的得分而击掌庆祝。

对打篮球没兴趣啊…而且又很吵……

你想要离开,却被人猛地揽住了肩膀,汗水的气味和热气一下子就把你包围了。

“你也过来啦!怎么样!刚刚我进的那球很漂亮吧!”

博雅的大嗓门和女生们的小声尖叫吵得你头疼,只能敷衍地“嗯嗯啊啊”的回应着。

“啊,有水啊!是给我的吗?谢啦!”

手里一轻,水瓶就被博雅拿走了。你“啊”了一声,抬手想夺回来:“那个是……”

晚了一步,博雅已经在咕嘟咕嘟地灌着水了。

那是你自己喝的水。

“好嘞,要继续啦,你可好好看着啊!我绝对把那些家伙打得落花流水!”

博雅冲你挥了挥手,回到了篮球场上。你抓着半瓶水呆呆地看着他,然后摸了摸脸,抬头看了看太阳。

今天好热啊。



●茨木童子的场合 - 夏日祭典

你今天有点不高兴。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编了头发化了妆,穿上了漂亮的浴衣,想着好好在男友面前美一下。

结果男友竟然是个睁眼瞎。

毫无反应啊!毫无反应!

怕不是交了个假男友。

大概是今天真的运气不好,你蹲在捞金鱼的摊位前捞破了好几张网也没捕获一条金鱼,失意得简直想一头栽进水里了。

一转头又看到茨木弯着腰专注地看着隔壁摊子上的面具,根本没有来安慰你的意思,你委屈得快要缩成一个球。

搞毛啊,啥玩意儿啊,交啥男盆宇啊,谈啥恋爱啊,分手吧,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自由自在多好啊。

“一条也没捞到吗?”

茨木总算是看到了蹲在原地对着金鱼发射怨念光波的你,一张嘴就戳在你的伤口处。

你再说一遍?!老娘今天就要打死你这……

你刚刚站起来,就被茨木兜头一个面具扣在了脸上。

“啊?啥…啥东西啊…?”

你摸着脸上的面具,一时搞不明白什么状况。

“网给吾。”

茨木从你手里抽走了剩下的两张网,连蹲都没蹲下,弯着腰嗖嗖两下就捞了两条金鱼让摊主装起了。

“下次穿得普通点。”

他将金鱼递给你,然后揉了揉你的脑袋。

“这个样子只要吾一人看到就足够了。”



●酒吞童子的场合 - 接你回家

下雨了。

你为难地站在教学楼门口,祈祷着雨快点变小。

是的,倒霉如你,没有带伞,碰巧值日,等到离开教室时,教学楼里已经空无一人,放置在门口的公共用伞也已经一把不剩。

但是已经是秋天了,雨就算是缠缠绵绵连着下三天都不是怪事,祈祷雨像夏天那样半个小时就结束似乎不太可能。

只能冒着雨回去了吗?希望不要感冒啊……

你脱掉制服外套盖在头上,正准备冲入雨里,却看到有人举着伞快步向着教学楼走来。

太好啦——!不管是谁,就算是绕远路也好!借伞给你吧!

当看清楚打着伞的人是谁后,你决定收回前言。

没办法嘛,你昨天才和酒吞吵架了。

也只不过是些芝麻绿豆大点的事,不知为何你心里的无名火却蹭蹭地冒起来,甚至口不择言地将他嗜酒的爱好和对红叶无疾而终的单恋的事情都拿出来遛了一遍。最后两人不欢而散,你忿忿地回了自己的家。

其实过了一阵子你就后悔了,自己之前还口口声声地说着不介意嗜酒和红叶,现在一转头他的爱好和旧伤疤都叫你给喷得惨不忍睹,你怕他一生气给你来一句“分手”从此就再也不见。

你还在胡思乱想,酒吞就已经站在了你的面前,他将一把新的伞扔给你,表情看起来十分的不耐烦。

“快点。”

你讪讪地自己打好了伞,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两步以外。

路途有点煎熬,终于到了岔路口,你松了一口气,快速地说了声“再见”就逃一样地想走到另一条路上,却被酒吞揪着后领又给扯回来。

“你你你干嘛啊!我家在那边!”

你抓着领子挣扎着。

“你家就在这边。”

酒吞一路揪着你的领子就跟拎小鸡一样把你拖回了自己家。

进了玄关,你脚都没站稳,就被酒吞抓着肩膀按在了墙上。

他的表情很凶很恐怖,你隐约感觉自己要被家暴了,吓得腿软。

“以后吵架就吵架,生气就生气,别给本大爷瞎跑知不知道?”

“嗯、嗯……嗯?”

酒吞慢慢低下头来,将脸埋在你的颈窝里,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你可是本大爷的助眠剂啊……”

你靠着墙僵硬了两分钟,然后抬手拍了拍酒吞的后背。

靠!睡着了你敢信???

你又拍拍酒吞的脸,他睡得仿佛一个死猪,毫无反应。

你看到了他眼底下淡淡的乌青,估摸着这家伙可能昨天一夜都没睡着,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拖着这一百来斤肉向着卧室的方向去了。



●小鹿男的场合 - 出门前的化妆

“啊,不要乱动,要画歪了。”

眼前将白色长发随意束起的少年皱了皱眉头,双手捧着你的脸颊半强制地摆正了你的姿势。

“对、对不起……”

你赶紧规规矩矩地坐好,但不等两秒钟,就又心慌意乱地想转开脸了。

“到底怎么了?不想出门吗?还是说,不愿意让我给你化妆?”

小鹿男抓着眉笔,疑惑且无奈地歪头看着你。

“没有没有!”

你这下坐得更端正了,垂下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坐成了一座端庄正直的地藏菩萨。

小鹿男“哦”了一声,抬起手来继续给你画眉。

并没有什么复杂的理由,只是因为对方凑近过来认真的脸庞实在是太好看,让你看得脸红心跳而已。

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色即是空”后,终于听到小鹿男轻快的声音。

“好啦,只剩下唇妆啦。”

他转身去拿口红,你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快要结束了?

“嗯……决定了,用这个颜色吧。”

自言自语了一句,小鹿男一边转身一边打开了盖子,弯下腰来想要给你涂上的动作却顿了顿。

嗯?怎么了?忘了什么步骤吗?

“对不起,我忘了一件事,能闭上眼睛一小会儿吗?”

他笑眯眯地问你,你不疑有他,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猜测大概是眼妆的部分少了什么。

你听到口红的盖子被盖上,然后一双手捧起你的脸颊。

温热的气息扑在面颊上,柔软湿润的东西覆在你的唇上温柔地辗转,过了几秒才离开。

“完成啦,睁开眼睛吧。”

你睁开眼睛,小鹿男眼睛弯弯地看着你,伸出手指在你的唇边轻轻擦了擦。

“刚…刚才是……”

你看到他微红的脸颊和唇上残留的淡淡粉色,感到从耳根到脖子都开始升温,舌头也不听使唤,说出来的话结结巴巴的。

“当然是涂口红呀。”

他眯着眼睛将你从椅子上拉起来:“再不快点就要迟啦,走吧?”



●荒的场合 - 游乐园的约会

“居然答应和你来这种地方,我大概是脑袋进水了。”

荒对昨天的自己做了这样一个刻薄的评价。

你看着面前的人山人海,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万念俱灰”。

手里的门票来源于吃冰棍中的一等奖。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即使真的有免费的午餐,那十有八九味道不会太好。

旺季的游乐园门票听起来是某种稀有道具,但实际上其享受价值约等于正午十二点的大学食堂免费餐券。

“这么多人的话根本没办法玩儿尽兴啊…干脆我们只选择去一两个项目怎么样?然后我们就去别的地方。”

你抬起头来征求荒的意见,荒只是兴趣缺缺地回答“随你”。

“那…鬼屋和过山车?”

你权衡了一下,提出了这样的方案,荒看向你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意外:“你是尖叫派的吗?”

“不,只是因为这两个排队的人看起来比较少。”

荒似乎并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充满了现实主义的回答,他沉默了几秒,然后就和你向着鬼屋的方向去了。

该怎么说呢…不愧是远近闻名的游乐园吗,鬼屋内容也是十分的带劲儿啊。

你坐在长椅上缓了好半天,还是觉得腿软。

荒将手里的冰可乐贴在你的脸上,发出一声饱含鄙视的哼声。

敢哼我?!他竟然敢哼我!!!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荒在鬼屋里突然不见了!你一个人在鬼屋里转了两圈都没找见他!足足享受了两倍的鬼屋惊吓服务!

最后你被吓得含着眼泪飞奔出来后才看到他站在出口百无聊赖地玩儿着手机,见你出来了还说了句“好慢”。

这位同学你恐怕是对鬼屋有什么误解?!这不是比赛谁出来得快的地方啊!!!

“就你这样还坐过山车?走了。”

你捧着冰可乐跟在荒身后,开始怀疑自己的恋人到底有没有情商。

然后荒拉着你光明正大地走过长长的队伍,将手里的某样东西递给了队首的人,从容地走进了摩天轮的座舱。

“诶?那个…我们插队是不是……”

你有些无措地看着渐渐缩小的人群。

“你出来得太慢了,我让别人帮忙排队的。”

荒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似乎对高空的景色很感兴趣。

随着座舱渐渐升高,你突然紧张了起来。

摩天轮最广为人知的传说就是“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分手,但如果两人在最高点亲吻并许愿,那么愿望一定会成真”。

你觉得荒大概是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说的,你也并不相信这东西会那么灵验。

不过,“会分手”这样的传言是谁搞出来的?!听起来简直就像是那种“不转发死全家”的诅咒信息一样讨厌啊!

信则有不信则无。

当座舱即将升到最高点时,你盯着在地面上派发气球的吉祥物玩偶,在心里默默念着。

在你将那句话默念了好多遍,感到自己已经快要到了看破红尘的地步时,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的荒突然抓着你的手臂将你拉到了身前,低头吻上了你的唇。

诶…诶?!

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却只能看到他闭着的眼睛,还有微微颤动的长且浓密的睫毛。

这个吻非常短暂,荒很快就放开了你,然后再一次撑起下巴,继续观赏窗外的风景。

你不断地眨着眼睛,大脑停顿了几秒钟才开始运转。

“那…那个……刚才…刚才那个是……???”

糟糕,又慌乱又害羞,话都说不清楚了。

荒奇怪地看了你一眼,好像你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你刚才看起来一幅很想让我吻你的样子啊。”

什么?!不可能!你刚才明明是老僧入定的样子!

不、不对!

你突然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刚刚接吻的时候,你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许愿。

啊啊啊啊啊我是个笨蛋!难得、难得那么合适的机会!!!

你坐在原地捶胸顿足,完全没有注意到荒微红的耳垂和稍稍勾起的嘴角。

有什么好可惜的?他已经许过愿望啦。



●玉藻前的场合 - 受邀的婚礼仪式

你认识的一位前辈结婚了,你作为客人被邀请了过去。

都说女孩子有穿婚纱的梦想,你也不例外,看到前辈穿着洁白的婚纱捧着鲜花的样子,你是羡慕得不得了。

“喜欢这样的吗?”

坐在你身边的玉藻前支着下巴问你。

“嗯,婚纱很漂亮呀。”

你点点头。

“是吗……嗯,看起来也还不错呢。”

玉藻前自言自语地点点头。你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玉藻前是前一段时间搬过来的你的邻居,总是带着狐狸面具穿着和服,看起来怪怪的,但意外的是个蛮好相处的人。日子久了你也和他混熟了,多多少少知晓了他的一些事情,知道他面具下的脸超级好看,知道他其实是个可靠的成年男性,知道他变装技术一流,知道他曾经结过婚。

结过婚这是最震惊的,看他长得这么年轻你原本以为他还是个顶多谈过几次恋爱的小年轻。

不过之后的事情你就不清楚了,玉藻前不肯对你细说,你只能可怜巴巴地将自己心底萌发的爱恋一把掐死。

这次邀请他来婚礼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前辈在电话里勒令你必须带个男伴来——她以为你已经恋爱了。

玉藻前答应得很爽快,你也很意外,同时开始惴惴不安,生怕他的夫人以为你是小三而赶来制裁你。

所谓做贼心虚就是这么一回事,你心里虚得不行,以至于在婚礼上都心神不宁,最后新娘的捧花砸在你怀里时你还抱着花懵了好几秒。

“结婚吗……”

你拿着漂亮的捧花,心情却低落到了谷底。

结个屁婚啊,自己才刚刚从小三危机里脱身呢,哪里来的人和你结婚啊!

“不是拿到了祝福的捧花吗?别苦着脸啊。”

玉藻前用扇子轻轻敲了敲你的脑袋。

“祝福什么呀……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呢……”

你越想越苦,甚至觉得手里开得灿烂的花朵都在嘲笑你。

“嗯,不喜欢的话,就不要相信不就好了?”

玉藻前突然说。

“这也是所谓的西式婚礼的传言不是吗?去相信和式婚礼不就好了?”

“更何况,我一直就觉得,你应该更适合穿白无垢。”



●大天狗的场合 - 养个宠物吧

“我要养狗,不然猫也行。”

“不行,鱼就挺好。”

你和大天狗第六次在这个问题上僵持起来。

你坚持觉得宠物必须要毛绒绒的可以抱在怀里,他却似乎只喜欢乖乖地窝在某个地界里不乱跑的生物。

“不能抱在怀里撸的宠物我不接受!”

你就差拍桌而起了。

“又掉毛又会乱跑,驳回。”

大天狗的立场极其坚定,完全不为你眼中的怒火所动。

“狗子你变了,你竟然毫不留情地多次反对我,你不是那个乖乖听话把我宠上天的狗子了。”

你开始打苦情牌。

“除了这件事其他都好说。”

大天狗很直观地表现了一下他还是很宠你的事实。

“不行吗?真的真的不行吗?”

你痛苦地抱着头:“可是我真的好喜欢毛绒绒啊狗子!我不喜欢摸鱼啊!”

也许是你玩的梗冷到了大天狗,他沉默了几秒钟,好像是不知道该不该吐槽你的冷笑话。

“没有毛绒绒可撸我要死啦……咦?诶?你干啥?”

大天狗突然抓起了你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你:“狗,毛,撸吧。”

“……”

对不起我错了,这个冷笑话厉害,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最后你们还是买了一缸鱼。

想要撸毛绒绒?对不起,家里只有大天狗。

你只能,白天黑夜,各种意义上的,撸狗。







—————瞎瘠薄叨叨——————
是的我要嫖玉藻前,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成为藻哥的第二春。
有没有和我一样想嫖藻哥的?人多的话我就把以前的段子里也补上藻哥的份x
就算没有的话也请不要骂我,我也是很喜欢藻嫂的。

姑娘就要好好对待自己啊

厌笙:

#叶修
#半夜头疼睡不着,又看了几个关于lj游戏的文有点恍惚……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了


看到这个游戏时你真的当场就笑了出来。


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眼泪齐飞,特别夸张的那一种。


“艾玛居然真的有这种游戏啊哈哈哈哈。你看啊老叶凌晨四点多起床,哈哈哈这是要模仿那谁谁去看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哎这儿还要在胳膊上刻条鲸鱼?嗨哟画技差的人下得了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叼着根烟,半倚在房门边看着你发疯。末了干笑两声,语带诡异情绪的说了句:


“是,我们家姑娘更有本事。”


“喂喂喂老叶别拿这个说事儿嘛,这两件事情性质完全不同啊。”


你翻了个身,用右手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冲着房间门口那一片烟雾缭绕眨了眨眼。


他情绪这么变化的原因你再清楚不过,缘由就在你左手小臂上。


高中时你成绩波动太大,偏偏家里又管的严。有一次月考成绩实在不尽人意,回家后父母劈头盖脸的把你说了一顿,言语间各种冷嘲与热讽。期间一句“把你生下来到底有什么用”,硬生生剐到了你那颗年轻软弱的心脏。


作案工具是美术刀,作案时间在晚上十一点。罪犯一语不发地坐在书桌前,在台灯昏暗的灯光下,满脸泪痕,右手发颤,一笔一划的在被害人左手小臂上刻上“废物”二字。


“我那是为了激励自己嘛……就是行动稍微偏激了一点……”


“哪儿有为了激励自己动刀子的?”他抬抬眼皮,烟草燃烧过半,“照你这么做,那些成绩垫底的岂不是得在背上刻一个?”


“而且为了激励自己还刻‘废物’?我看你这智商也基本告别学语文了。”


“诶诶老叶过分了啊……”


你知道他是真生气,也没争辩什么,暗自挪了个位置不把左手小臂露出来。


“总而言之呢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最后一点烟草燃烧殆尽,他把烟头按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然后大步朝床上的你跨来。


“我去你干嘛??”


叶修一语不发的抓住想逃的你,将你收在背后的左手拉出来。当初的血痕已经变为了新肉的白色,隐隐约约,字迹模糊的辨认不清,但那些和其他皮肤颜色不同的地方,还是异常的扎眼。


“以后再也不许这么对待自己了,难道不疼吗?”他的手指在那些白色的新肉上划过,有些痒,“而且就算你没感觉,我也疼的慌。”


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姑娘,怎么舍得让她受伤。既是不可能看别人伤害她,更不可能任着她糟蹋自己。


骂自己没用都不行,那就别说是动刀子了。


“好啦好啦老叶我知道了……那啥你能放开我吗?”


叶修权当没听见。


青年将额头蹭在你胳膊上,双手变本加厉的扣住你的腰,以一个看起来很像撒娇的姿势把你圈在怀里。


“这可是我的姑娘啊……”

【黑遍全联盟】成为魔法少女吧!!(一)

heterocycle:

食用注意
1.前方OOC预警
2.前方渣文笔预警
3.前方渣作者预警







【叶修】

[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叶修,让我们一起守护世界的和平!!!]

一只橙红色的垂耳兔漂浮在半空中,手里的超小型魔法棒指着叶修。

叶修盯着那只兔子半晌,双手离开键盘,搓了搓眼睛,再次看向那只兔子的方向,发现兔子还在……

[啧……太累了吗]

叶修嘟囔了一句,便登出了荣耀,起身。

[哟,老板娘早啊~]

因为困倦,叶修脚步虚浮,一副累极了的样子。

[早什么早,都快中午了。]

[等等,你看不见我吗,你刚刚明明看到我了啊……]

这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叶修掏了掏耳朵,果断无视后者。

[诶,老板我睡哪儿啊?]

随后叶修跟着陈果到了一个小储物间。期间,那只漂浮的垂耳兔一只不停地充当着背景音。

[喂喂喂,你为什么,看不见我啊,四维成像出问题了吗,你刚刚明明就是看到我了吧,为什么要无视我啊……]

直到叶修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还真是老了,熬个夜都出现幻觉了。]

[不是幻觉啊,我是真的辣,你看一看我啊,我是魔法使啊…………]

于是叶修伴随着嘈杂的声音进入梦乡。













【喻文州】


[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喻文州,让我们一起守护世界的和平!!!]

一只蓝色的小海豚漂浮在半空中,手里的超小型魔法棒指着喻文州。

喻文州温和的笑了笑,面不改色的拉上了裤拉链,走出了卫生间。

在走廊上,喻文州转过头看着漂浮在他身边不停游说的小海豚,非常真诚的说:

[请让我考虑一下。]

小海豚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所以请保持安静好吗?]

小海豚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第二天

[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喻文州!!]

[请让我考虑一下。]

小海豚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所以请保持安静好吗?]

第三天

[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喻文州!!]

[请让我考虑一下。]

小海豚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所以请保持安静好吗?]


……………………



第N天

[你到底要考虑到什么时候啊啊啊!!!]

[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谨慎的考虑一下,是需要很多时间的,不是吗?]

小海豚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所以请保持安静好吗?]







喻文州,大写的心脏啊

【男神X你】我一直以为他是个gay——黄少天篇

heterocycle:

食用注意
1.前方OOC预警
2.前方渣文笔预警
3.前方渣作者预警








你一直以为黄少天是个小基佬。

从面相上看,黄少天长腿窄腰,笑起来唇角虎牙若隐若现,瓜子脸大眼睛,一头小黄毛,妥妥的gay

从打扮上看,黄少天偶尔左耳戴个耳钉,脖子上冰雨项链从不离身,偏好短夹克,小短靴,妥妥的gay

从工作环境上看,蓝雨庙,妥妥的gay

从日常表现上看,一个十句不离队长的人,妥妥的gay

身为蓝雨银装开发部的普通但是唯一的[女]员工,身为剑圣大大的脑残粉,你表示,傲娇炸毛话痨受简直萌炸有没有!!!

所以每次到了饭点儿,进入蓝雨食堂的你看到黄少天对着喻文州一边吃一边说,就会露出会(gui)心(yi)的微笑。

所以每次路过训练室,你瞄到黄少天充满爱意(?)地陪着小卢训练,就会露出会(gui)心(yi)的微笑。

所以每次你进入电梯,遇到黄少天伸懒腰露出精瘦的窄腰,眼角挂着困倦的小泪珠,就会露出会(gui)心(yi)的微笑。

直到有一天…………

你在食堂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文字太多在此不赘述,大概的意思是妹子你每天对我笑是不是喜欢我啊,正好我也喜欢你挺久了,不如我们凑合凑合交往看看啦。

虽然你没有黄少天的电话,但是风格太明显了,你抬头看向黄少天。果然,坐在对面另一排的黄少天正冲你挤眉弄眼,其余队员也看着你,露出和(gui)善(yi)的微笑。

你揉了揉脸,怀疑是连续加班三天出现的幻觉。再次看向对面的黄少天,没有丝毫变化。

诶?诶?!!!!!!

你差点手滑把手机摔进了紫菜蛋花汤里,努力想要控制住手指回复这条短信。等等,怎么怎么回,怎么回,回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基佬会不会被套麻袋揍一顿啊啊啊

正在你做兔斯基揉脸状的时候,对面黄少天端着餐盘站了起来。

等等,你别过来…………

就算你在心里怎么狂吼,还是阻止不了黄少天坐在了你的身边。

本来蓝雨食堂的椅子就是普通的食堂连座椅,黄少天把餐盘贴着你餐盘放下,长腿一跨就坐在了你旁边。清冽的男性气息似乎顿时围绕在你周围。

[靓女啊,今天天气真好,食堂饭菜味道也依旧很好啊,你看世界万物都那么美好,你怎么能忍心拒绝一个帅气的剑圣的求爱呢?正好你心悦我,我也心悦你,咱俩交往看看嘛。我可是很认真的,正所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不想对你耍流氓啊,所以咱俩就以结婚为目的谈个恋爱呗。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啊…………]

等等,天气好和拒绝你,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身为一个严谨的银装开发部员工,你打断了黄少天的[演讲]。

[不sh…………]

只见黄少天眼疾手快,夹了一个小笼包塞进了你的嘴。

他压低声音,凑近你耳边,像撒娇一样呢喃。

[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黄少天呼出的热气碰到你颈肩露出的皮肤,引起你全身的酥痒。

他说完后,用浅色的瞳孔盯着你。

你不自觉的点点头。

他对你露出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了小虎牙。


最后你只感觉,小虎牙真白,小笼包真好吃。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目录汇总

锦上添花:

*点进首页看左边“目录”同样也可以看到,每写一篇就会更一下。


*每把刀都会写到所以序号全部标上了,不过会按自己的入手顺序写,所以没有肝到的刀是没有的Orz


*从自己喜欢的刀开始读都没问题,每篇都是独立的,虽然互相会玩玩梗不过读不懂只是影响笑点而已啦。从歌仙开始跟随每章的special talk可以经历整轮夜谈的实际顺序!


*有些我觉得可以多写写的极化刀剑会“返场”,各刀种第一把极化的绝对会返场夜谈,敬请期待




今后也请多多支持夜谈系列,大家一起愉快的看我家废婶如何向刀刀盛大告白吧!


 




 


序章


3番        三日月宗近


5番        小狐丸


7番        石切丸


9番        岩融


11番      今剑


13番      大典太光世


15番      ソハヤノツルキ


17番      数珠丸恒次


19番      笑面青江


20番      笑面青江(极化)


23番      鸣狐


25番      一期一振


27番      鲶尾藤四郎


29番      骨喰藤四郎


31番      平野藤四郎


33番      厚藤四郎


35番      后藤藤四郎


37番      信浓藤四郎


39番      前田藤四郎


41番      秋田藤四郎


43番      博多藤四郎


45番      乱藤四郎


47番      五虎退


48番      五虎退(极化)


49番      药研藤四郎


51番      包丁藤四郎


53番      大包平


55番      莺丸


57番      明石国行


59番      萤丸


61番      爱染国俊


63番      千子村正


65番      蜻蛉切


67番      物吉贞宗


69番      太鼓钟贞宗


71番      龟甲贞宗


73番      烛台切光忠


77番      小龙景光


79番      江雪左文字


81番      宗三左文字


83番      小夜左文字


85番      加州清光


87番      大和守安定


89番      歌仙兼定(初始刀)


91番      和泉守兼定


93番      陆奥守吉行


95番      山姥切国广


97番      山伏国广


99番      堀川国广


101番    蜂须贺虎徹


103番    浦岛虎徹


105番    长曾祢虎徹


107-110番   髭切


112-114番   膝丸 上篇 下篇


116番     大俱利伽罗


118番     压切长谷部


120番     不动行光


122番     狮子王


124番     小乌丸


128番     同田贯正国


130番     鹤丸国永


132番     太郎太刀


134番     次郎太刀


136番     日本号


138番     御手杵


140番     巴形薙刀


142番     毛利藤四郎


144番     笼手切江


146番     谦信景光




 新年特别篇

yunz:

依旧是之前的日常作业嗷

画的是从梦中醒来时的状态www

【全职高手】【男神x你】睡颜

折火子:


◎是的,我失眠了


◎OOC预警


◎那么?——GO








叶修


叶修今天又通宵了


你们俩的作息几乎是相反的


你坐在床边,就这样看着躺在床上,就算是睡着了也眉头紧凑的叶修,看来是游戏里的事情不太顺利


你伸手抚平叶修的眉头,他像是无意识的靠近你所在的方向,用脸蹭了蹭你的手,嘴角微微勾起,梦呓着“媳妇儿……”


像小孩子一样


你在叶修的额头落下一吻


——好梦






张佳乐


“媳妇儿,我好困……”坐在你旁边的张佳乐恹恹的对你说道。


“膝枕要不要?”你按下张佳乐的身子,他侧躺在你的大腿上,酒红色的长发散落在脑后


你用手顺着张佳乐的头发,或许是你在身边的安心,张佳乐很快就睡着了


不得不说,你家乐乐睡着之后更像睡美人


你用手指描摹着张佳乐的脸廓


——睡着的乐乐意外的很文静呢





韩文清


“文清,睡会吧。”现在是凌晨1点,而韩文清还在为战队的事情在忙碌


“不行,这些事情,必须完成!你要是困了就快去睡,不用陪我了。”


他总是这样,为了霸图花费再多的时间都不觉得够


你觉得韩文清再这样下去身体迟早要拖垮,“文清,睡会吧,算我求你的!”你合上韩文清的笔记本,环着他的腰,在他耳边恳求着


韩文清愣了一秒,宽厚的手掌抚上你的背,“好。”


韩文清的确是硬撑,直观表现为,倒床就睡


“噗!”还说自己不困


似乎还在担心战队的事情,睡着的韩文清面部都是紧绷的


你非常大胆的揉了揉韩文清的脸,直到韩文清抓住你乱来的爪子,“别闹!”


你愣了一下,结果发现韩文清是在说梦话


——意外的……有点反差萌?






周泽楷


自从你们两个人同居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是相拥而眠,早上起床的时候更是黏腻


这天你意外的醒的很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联盟的脸


周泽楷没睡好的话会有起床气,你小心翼翼的跟周泽楷分开一点距离,想好好观察熟睡的枪王大大,不过周泽楷比你想象的更黏人,你刚想分开一点距离,就被他紧紧的贴上来


这样试了几次之后,周泽楷有点不安的转醒了,朦胧的睡眼看着你,“宝,再睡会……”


“好,再睡会。”


周泽楷把你按在怀里,双手紧紧的环着你,防止你再次想离开


你把手搭在周泽楷的腰上,很艰难的抬起头,只能看到周泽楷莹润的下巴和微微勾起的嘴角,即使是这样你也很开心了


你的存在让他感到安心,这样就够了


——早上好,我的神枪手










(´°̥̥̥̥̥̥̥̥ω°̥̥̥̥̥̥̥̥`)我也想要泽楷抱抱

【男神x你】壁咚!直到你喜欢上我为止

木兮_南山风起带伞归:

你哭着对我说 标题党的题目都是骗人的~
想看整个系列的话请戳主页
已更【叶修】【喻文州】【周泽楷】【苏沐秋】【王杰希】
——————————


ooc×3


无关原著


私设如山


————————


【喻文州】


2.14火把节


        你拿着做好的巧克力,兴冲冲地去找喻文州。


        喻文州是比你高一届的学长,学校里公认的男神。认识他是在一年前刚刚升学的时候。


        他来班上帮忙安排新生入学的一些事情。喻文州站在班级门口的那一秒,一瞬间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场,以光都赶不上的速度镇压了吵到快掀了屋顶的班级。黑发细碎却理得干净利落,套着宽松黑色长T,亚麻色九分挽脚裤衬出他修长的双腿。早晨九点多的阳光透亮的很,却晕不开他优雅的风度。


       手指轻抖开白薄的花名册,垂首低眉间,细碎的黑发划过他漆黑的眉梢眼角。他的音碎如玉,好听的一塌糊涂。


        你也因此将他定为你的男神,从周围女生的议论声里零碎地了解到关于他各方面的信息。


        但是当你跑上楼时,看到的是喻文州笑着收下了一个女生的礼物,好像还很开心地揉了揉女生的头发。


        你转过身,逃一样地跑回了教室。


        “诶诶文州文州,你说xx会不会喜欢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听到的呢,买这巧克力还排了好长的队呢!!!”没错,这是黄少恬学姐。


        你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什么也不想说。喻文州的行为实在是太令你失望了。可你仔细想想,学长这么优秀,你的存在感如此微弱,学长怎么会注意到你呢。


        你的同桌是一个单身汪,正盯着你的巧克力,眼睛里冒着光。


        你想着反正喻文州已经有妹子了,把巧克力甩到了同学的面前:“看你可怜,送你好了。”


        于是开心地拿着巧克力的同桌,接收到了喻文州学长哀怨的眼神攻击。


        听着班上女生的尖叫声,你偏着头看了看教室门口。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喻文州拽出了教室。


        他的动作霸道,拽着你手腕的手却力度正好。你就这么在大家的目送中被拽到了楼梯口的墙角。


        他把你抵在墙上,单手撑着墙,低下头看着你。那笑眯眯眼睛里没有一丝温柔,全是霸道。


        “都怪我最近太惯着你了是吗,嗯?巧克力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明白了吗?”


——————————
感谢食用 望合胃口 顺便感谢黄少天的性转出场

【全职男你段子】醒来他在旁【第二弹】

鹿久暖_:

    王/周/翔/脏心杰/   一摞小甜饼奉上!


    第一弹地址(叶/喻/黄) http://chujin906.lofter.com/post/1ead0f7b_10b6c916


 
【po主沉迷段子无法自拔,好啦我们开始吧(◦˙▽˙◦)】


  


       【王杰希】
 


       这天早晨,你是在他的怀里醒来的。


    王杰希的手搭在你腰上,下巴抵着你的额头。你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和你同款的沐浴露的淡香,觉得安心。


    你依旧不满足地往王杰希怀里凑了凑,伸手搂住他的腰,早已睡醒的王杰希感觉到怀里的你在动,轻笑出声,一只手掌垫在你的脑袋后面,低下头吻你的眉心。


    “醒了?”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你看着他浅笑的嘴角呆呆点点头。


     他的手指抚上你的嘴角,冰冰凉凉的。“饿了没有,想不想吃早餐?”


     你眼睛亮了亮,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杰希爸爸要做早餐给我吃吗。”王杰希紧跟着你坐起身来,动作轻柔地揉揉你的发顶。


    “好啊,不过你要先闭上眼睛。”王杰希握起你的手盖在你的眼睛上,“数十秒钟就好了。”


      你着急地数着数,王杰希听见你越来越快的节奏忍不住笑出声。等你终于数完睁开眼睛的时候,床榻上已经摆了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热好的面包,面包上涂了你最喜欢的草莓酱,旁边还有一个煎蛋,一根切碎的火腿和一杯牛奶。


     “哇!亲亲我的魔术师。”你的脸上是满溢出来的惊喜神情,你扑向一旁的王杰希,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啾咪一口。


     “好啦,趁热快吃。”王杰希回吻你,用叉子叉起一块煎好的火腿肠,放在嘴边吹了吹,再送入你的口中。


                  —————【夫人,你看我这么辛苦,就不喂我吃一点吗?嗯……你亲口喂我喝牛奶怎么样?】
   
  


     【周泽楷】


      你醒来时一歪头,就看见周泽楷躺在你身侧死死抱住枕头熟睡,柔软的呆毛翘在头顶,他卷着被子,把整张脸埋在枕头里,露出来的耳朵热到微微发红。


      你拼命憋住笑,坐起身来,小心翼翼帮周泽楷掀开被子,又一点点抽出他怀里的枕头。空调的风迎面拂来,你听见他舒服地轻叹一口气。


       你趴在周泽楷身边贪婪地盯着他的脸看,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巴,每一处都那么精致好看。你伸出手指卷他的呆毛玩,看着那根呆毛在你手里弯出各种形状,忍不住笑出声。


      周泽楷皱了皱眉,伸出手在空气里胡乱一捞,拍开你罪恶的手,眼睛却依旧紧闭着。你凑近他的脸观察了许久,确定他还没有醒过来后,在他脸颊处亲了亲,准备起床为他准备早餐。


      你刚转过身子,手腕却被周泽楷紧紧抓住。他睡眼惺忪地看着你,刚睡醒的脸泛着红。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抿嘴笑朝你笑。


       “醒啦?”你坐在床上眯着眼笑。周泽楷点点头,撑着床坐起身来,眼睛里还是雾蒙蒙的。


        周泽楷盯着你的脸看了好一会,你被看得不好意思,刚想跟他说让他再躺一会,你去给他做早餐,周泽楷却将身子往前探,微侧过头吻上你的唇,他搂过你的腰一点点加深着这个吻,直到你被吻到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起来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你。


     周泽楷为你擦去唇上粘着的唾液丝,眼睛亮亮地看你。


     “早安吻……喜欢你。”


                   —————【以后……抱你睡,不要枕头】
      
  


   【孙翔】


     “十点啦起床啦媳妇!”


      你被吓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紧紧抓住身上的被子,楞楞地盯着倚在床头打手游的孙翔。 他鼻子里发出哼哼两声,转过头来没心没肺地朝你笑。


     你深呼吸了两下,意识逐渐清醒,眼里的迷离也慢慢地转化为怒气,你猛地抓起手边的枕头,扑上去用枕头捂住他的脸。


      “啊我的手机啊!”孙翔话未说完就被你捂住了嘴,你听见手机摔到地板上的声音,解气地笑了。接着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可以啊羊习习,都敢喊醒我了,你信不信我不给你做早餐吃啊?!”


     孙翔仗着力气大愣是把你把你一下子推开,你的脑袋磕到床角,痛得眼泪汪汪“唔……痛。”


     孙翔一下子慌了,赶紧扑过来搂住你,揉你脑袋的动作生硬却也轻柔,“诶,对不起啊媳妇,你别哭,下午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你没有说话,只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趁机将眼泪全部蹭在他的衣服上。


                   —————【哈哈哈还好哥在要笑出声的那一瞬间憋住了,不然又得睡一周书房。】
  
    


   【张新杰】


     早晨,你睡到八点二十分时自然醒。你 慢慢地张开眼适应日光,打着哈欠翻个身,就对上那张熟悉的脸。


      张新杰睡在你身侧,他的眼镜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七点半就醒过来的他躺在床上看你的睡颜不知不觉就看了一个小时。


    “现在离我给你定的起床时间还有十分钟,你睡过来点,我们聊聊天。” 他声音放得很轻,眸光也比平日里柔和许多。


   你卷着被子滚到他怀里,背靠他温暖的胸膛。


    张新杰抱着你,手指有节奏一下下扣在你下巴上。


  “现在是假期,但你也不能贪睡,每天八点半起床,我会督促你。”


   “虽然夏天很热,但你也不能吃太多冰的,最多…每天下午一个雪糕。”


    “空调一天只能吹十二个小时,多了会头疼的。”他耐心地一字一句嘱咐你。


   什么嘛,你噘噘嘴,抬起头向他撒娇:“你说那么多,我记不住……”


  “没关系,”张新杰轻咬住你的耳垂,你身体不由一阵颤抖,紧接着一阵暖乎乎的气流钻进你的耳朵:“我会帮你记得,并且会一直提醒你。”


                 —————【你什么都不需要记住,只要记得留在我身边就可以了,而我负责将你的一辈子照顾好】
  
   
  
    
     日常求心心(●'◡'●)ノ❤


   (嘿沙发我可给你搬过来了坐不坐得上去看你了,毕竟首杀这种事随缘的。 @晏清x